第1787章 大清洗(下)


    秦朗離開第2軍負責的京城西,坐著特戰戰士的軍車來到了京城北,這里是第4軍攔截的地方。

     京城北并沒有火車站,但是有機場,而且還有兩個機場,所以攔截的任務更重。

     秦朗在京城的兩個機場巡視了一圈,把第4軍逮捕的上百個嫌疑分子帶走。

     至于這些嫌疑分子是不是真的外逃的奸細,還需要進一步審訊,不過在審訊之前必須全部抓走,寧可抓錯幾十個,也絕對不能放跑一個。

     從京城北,秦朗又來到了京城東,這里是由57軍負責攔截。

     因為京城東靠海,所以這里屬于海防區,尤其是幾百個上千個郵輪以及各種用途的大船,都是檢查的重點。

     秦朗來到這里的時候,57軍還沒有結束檢查。

     所以秦朗在這里等了半個小時,和57軍的統領楊德召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。

     半個小時之后,57軍完成了全部篩選,通過各種方式的檢查,搜查出了一百多個有問題的船工或者船舶技師,當然還有一些準備乘船出海旅游的游客們。

     不管他們怎么喊冤枉,秦朗依舊命人押解著離開,讓士兵把人全部送到龍組的總部大樓,由龍組負責審訊。

     最后秦朗去了京城南,這里由數千名京城治安局的武裝力量負責,但恰恰也是壓力最大的一個地方。

     因為京城南通往整個龍國的南部,不僅與震省相連,而且從這里還可以前往坤省,兌省,坎省,離省,乾省,艮省,川蜀省,高原省等等。

     所以說這里的壓力是最重的,攔截的車輛也是最多,在高速路上攔截了上萬輛車,全部四排停車檢查。

     而在南邊的高鐵站內,也攔住了十幾萬的游客,全部檢查,一個都不放過。

     “秦王,這樣下去不行,民怨會越來越大。”

     靈戰山皺著眉頭,看向秦朗開口。

     他可不是覺得任務不可完成,完全是覺得這種方式太不人性化。

     把十幾萬人都攔在車站里面,不讓他們離開,現在已經民怨沸騰了,都開始破口大罵。

     秦朗知道靈戰山擔心什么,但沒辦法,如果不普遍篩查的話,根本抓不到試圖逃離的奸細和叛徒。

     況且即便是這種普遍篩查,也不可能完全打擊殆盡,只能說相當程度的抓捕一大批,斬斷西方的觸手,打擊他們潛伏在京城的有生力量,不讓他們形成合力和合流,干擾龍國的穩定。

     “現在不下狠心,以后會舉步維艱。”

     “繼續排查,不允許放過任何一個旅客,哪怕是一歲嬰兒,也要查,但注意方式方法,不要嚇到孩子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們這邊人手不夠,我已經臨時調動了金闕組織的校正大隊兩千人,過來幫你們一起檢查。”

     秦朗也知道這種事情做的不對,必然民怨沸騰,幾十萬人都會大罵他們。

     但沒辦法,為了龍國的以后穩定,只能這么做。

     這就是少數和多數的問題,為了多數人,只能暫且委屈這些少數人。

     況且只不過是檢查而已,又不是搶他們的財務,有什么可生氣的?

     為了龍國穩定,這點付出沒有任何值得討價還價的余地。

     靈戰山見秦朗的臉色極其堅決,語氣也透著決然,他便不開口勸了。

     他知道秦朗的性格,一旦決定好的事情,絕對不可能改變主意。

     秦朗坐在警車上,等待著檢查的結束。

     半個小時之后,校正大隊坐著幾十輛軍車,來到了這里。

     多了兩千人的校正大隊,讓京城治安局的力量擴大了近一倍,這樣檢查的時候更加的從容。

     但即便如此,也足足檢查了兩個多小時。

     深夜十一點,隨著第一趟列車離開經城南車站,秦朗的這一番特殊行動,宣告暫時結束。

     幾十萬旅客這才一點點的南下,離開的時候都吵嚷著這輩子再也不來京城了。

     當然這話也就聽他就罷了,京城是龍國的首都,政治中心,怎么可能不來?

     幾天的時間,這些人就會忘記這些不愉快。

     而且等到龍國官方公布今天的行動成果之后,相信這里面會有絕大部分人,怒火會消失,反而會跟周圍的親戚朋友吹噓,我趕上了這一夜,我跟你說啊…

     這就是人,很真實的人。

     “我回去跟國王匯報,你們大家都辛苦了,從治安局財政里撥出幾百萬,給大家補貼一下,不能讓他們白行動。”

     “最后把發票收起來,我去找國王報銷。”

     秦朗拍了拍靈戰山的肩膀,說了這番話之后,坐車離開。

     “任務完成,每人額外補貼五百塊。”

     靈戰山也不客氣,跟每一個前來參加行動的治安人員宣布這個好消息。

     原本疲憊異常的數千名治安人員,武警人員,聽到這話全都歡呼起來。

     晚上的雨還在下,已經足足下了六個多小時了,淅瀝瀝的下雨雖然不大,可讓整個城市都變的濕乎乎的,而且溫度下降之后,有一種透心涼。

     秦朗來到紫龍閣,已經是深夜十二點。

     趙麒當然沒有睡覺,他也睡不著,因為京城的亂局,龍國輿論上的亂局不處理的話,他沒辦法睡得安生。

     而且他篤定,秦朗晚上一定會過來找自己匯報,所以他一直在辦公室等待著。

     國王辦公室,不止趙麒一個人,還有陳守則。

     陳守則被趙麒留了下來,在秦朗的特殊行動沒有結束之前,陳守則就離不開紫龍閣。

     當然陳守則也沒發脾氣,他也知道這種事情必須保密,自己出去終究是一個風險。

     留在這里,也沒什么不好的,至少從開始到現在這幾個小時,他已經吃了不少好東西。

     比如現在他在喝咖啡,全都是上等的咖啡,若是在外面沒有幾千塊錢一杯,根本喝不到。

     “國王,秦王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 王成肆打破了深夜的司機,站在門口朝著趙麒匯報。

     趙麒騰的一下站起身來,原本他在練字,只是心里面因為著急不安,所以練的字都寫的歪歪扭扭。

     他剛做國王,這城府還沒有修煉到那么深,包括脾氣也還有些急,還不沉穩。

     但沒有人是天生的國王,都需要一點點的適應和提高。

     “快,把秦王請進來。”

     他用了一個請字,便決定了他這個新王對秦朗的態度如何了。

     王成肆稱了一聲是,然后轉身走出紫龍閣,把秦朗從門外帶進來。

     一分鐘之后,秦朗進了國王辦公室。

     王成肆知道他們要談的都是秘密之事,他不能聽,所以退的很遠。

     但實際上王成肆是古武者五重的境界,如果他想聽國王和別人談話,其實是可以聽到的。

     只是他堅決的按照要求去做,從不主動探查國王的聊天內容。

     在趙懿時期,他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 現在到了趙麒做國王,他還是這么做。

     秦朗進了國王辦公室之后,連口茶都沒來得及喝,便把今晚的行動所有收獲以及情況,都匯報給了趙麒。

     足足匯報了半個小時,才把今晚上的發生內容,說了一個遍。

     “你說祖駙馬,朕的小姑父譚勇亭被滲透了?還想暗中護送u盤離京?”

     趙麒緊皺著眉頭,聽到秦朗匯報的諸多內容里面,他最關注的就是譚勇亭。

     因為譚勇亭是皇親國戚,屬于祖駙馬。

     “是,證據確鑿。”

     秦朗點了點頭,語氣堅定的回應趙麒。

     趙麒皺起眉頭,心里怒火十足,因為他萬萬想不到自己的小姑父,堂堂的趙家女婿,竟然勾結敵外勢力,來搞龍國。

     難道是先王缺他吃喝了嗎?還是他對龍國不滿?

     “他在哪?”

     趙麒覺得自己一定要親自見一見譚勇亭,好好的審訊一番。

     堂堂的皇親國戚不做,奈何從賊?

     “在龍組總部大樓!”

     秦朗回應了一句,他今晚上行動抓捕的所有嫌疑人,全都運到了龍組總部大樓。

     “走,跟朕去龍組總部!”

     趙麒是個急性子,說走就走。

     但走之前,還給了陳守則的自由。

     “陳先生,你現在可以自行離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