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1章 百毒集【09】拼命江爺又搞事情


    宋一源失了聲。

     霍斯也失了聲。

     病房里人聲嘈雜,墨傾的話又過于輕描淡寫,以至于他們倆都下意識覺得——這是幻覺。

     可當他們倆看到對方眼底的震驚后,驚覺——

     不是。

     他們倆聽到了同樣的話。

     巨大的沖擊下,宋一源覺得喉嚨干啞:“你知道,什么叫神經受損嗎?”

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“你知道我這是完全性損傷嗎?”

 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 宋一源咽了口唾沫:“那你知道,在醫學上,這是基本沒可能恢復的嗎?”

     “那是你們的醫學。”墨傾絲毫沒當回事,“后人封我為醫圣,我總得有點過人之處吧?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宋一源仔細打量了墨傾片刻。

     他還是不信。

     哪有在鬼門關走一遭,撿了一條命,還遇上手被治好的好事?

     于是,宋一源再度質疑:“你不會就給我劃拉幾刀拿我尋開心吧?”

     墨傾挑眉:“我是這樣的人?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霍斯和宋一源都盯著她。

     他們用眼神表示:是的,你極有可能是。

     墨傾簡直要被他們倆氣笑了:“不信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 反正真康復了,由不得宋一源不信。

     宋一源整個人還處在茫然狀態,他不敢信,但忍不住抱有一點期待。

     他干脆轉移了話題:“你先前問我什么時候出院?”

     “等你傷好,想托你辦點事。”

 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 宋一源不假思索地應了。

     他想了想:“醫院待不長,就十天半個月吧,接下來就是回去養病了。”

     霍斯這時插了句嘴:“你回哪兒?”

     “這事不宜讓家里知道,”宋一源說,“我在西城那邊有一套房。”

     “只有你一個人住,不太安全。”

     霍斯沉吟片刻,忽然看向墨傾。

     墨傾瞧出了霍斯的意思,聳了下肩:“住我那兒,我沒意見。”

     “你那兒?”錯過了太多的宋一源不解地問,“你不住學校嗎?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墨傾沒有理他,回去吃東西了。

     *

     宋一源要在醫院待一陣,戈卜林、霍斯、遲時、澎韌輪流過去看他。

     起航賽結束后,江刻就卸了老師一職。

     墨傾規矩去學校上了兩天課,晚上回家時買了一只烤鴨,可她發現遲時和戈卜林都沒回來,便拎著烤鴨去了隔壁屋。

     還是沒人。

     她進了餐廳,把烤鴨放下,然后給江刻打電話。

 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 “你什么時候回來?”

     “得后半夜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直覺告訴墨傾,江刻又去接任務了。

     事實上,也確實如此。

     “在劇組當編劇,露個臉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又來了。

     墨傾抬手捏了捏眉心,近乎無語道:“給個地址。”

     拍戲地點是一所中學,就在帝城,距離不算遠,開車半個小時。

     墨傾趕過去時,劇組仍在拍戲,她的車被擋在學校門口。

     墨傾給江刻去了一通電話。

     電話響了兩下就被接通了。

     墨傾剛要說話,余光一瞥,忽然見到一抹挺拔的身影走來。

     身形輪廓很熟悉。

     她定睛一看,表情卻僵了僵。

     “我見到一個人。”墨傾慢吞吞地開口,“穿著黑色過膝羽絨服,戴著琥珀色美瞳,右眼下方一顆美人痣,跟你長得三分像,手里拿著個手機的,是你嗎?”

     那邊沉默一秒。

     視野里,男人抬眸看過來,目光正好跟她的對上。

     他勾了下唇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 墨傾咬牙切齒:“你前兩天問我易容術,就是為了角色扮演方便點吧?”

     學得還挺快。

     “看破不說破。”

     江刻唇角笑意加深。

     他徑直走過來,跟保安打了聲招呼,然后走出校門,上了墨傾的車。

     天氣零下八度。

     江刻帶來了一身的寒氣。

     墨傾不覺得有什么,但還是將車內溫度調高了些。

     “忙完了?”墨傾打量他兩眼,問。

     “沒有。”江刻將美瞳摘下來,有些不適應地眨了眨眼,才說,“不過跟劇組打了聲招呼,可以提前走。”

     墨傾狐疑地問:“你這次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江刻往車外看了眼:“倒車,左轉。”

     墨傾轉動方向盤,將車倒了兩米,爾后左轉,沿著學校圍墻行駛了近兩百米,然后在江刻一聲“停”后,踩了剎車。

     江刻說:“往右看。”

     墨傾偏過頭。

     第一眼,墨傾的目光是落到江刻身上的,可隨著車窗往下滑,墨傾視線輕抬,越過學校的圍欄,看到成群扎在校園操場上的人們。

     是正在拍戲的劇組。

     她略有疑惑,仔細掃了一圈,瞧見了一個熟人——蕭于群。

     蕭于群被一群人簇擁著,似乎挺受歡迎的樣子。

     “他怎么在這兒?”墨傾皺眉。

     江刻淡淡道:“蕭于群在外面的職業,是個演員。”

     墨傾略有不解:“你盯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盯他是順便。”江刻將他的手機遞過來,“這是我的新任務。”

     外面風大,將車內的暖氣一掃而空。

     待墨傾接過手機后,江刻將車窗升起。

     與此同時,站在校園操場上的蕭于群,似乎感知到什么,朝這邊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 上升的車窗正好阻隔了他的視線。